给 25 岁的 Han MM 的一封信

2013-06-06 00:00

起因

前几天,在日本的 Han MM 说:“枫叶,给我写一封信吧,给 25 岁的我。”,然后我随口答应了,并随手记在 GTD 列表中。

到了那天晚上,我做了份黄油土司荷包蛋三明治,边啃边做 GTD 回顾的时候,看到这条记录时,突然有种膝盖中箭的感觉:我在 25 岁的时候,做了什么?

对于 Han MM 来说,她刚 25 岁,而我,已经 27 岁。哦,我说的是周岁,这才是真正活出来的年龄。

我不想写成心灵鸡汤式的文章,因为这鸡汤我肯定会忘记放鸡进去炖,况且一般心灵鸡汤文章都是写给未来某个年龄的自己。

若说写给过去的自己,是为了哪天真穿越后,给自己留下点关于未来的线索的话,我肯定会写满当时一整年的彩票开奖结果(我就这点出息,捂脸)。

所以,还是说点别的吧。

25 岁时我在做啥

哦,那是2011年,我刚换工作约两个多月,之前是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从事材料研发生产工作,跳槽到基友@米色 的公司。

这一年,年初的几个月,我们的一个游戏服务项目停掉了,因为经验不足,我们把功能设计得太多,超出我们能把握的能力范围。

这一年,妹子(如今已是我老婆)也来到福州。

这一年,我在一个 Gtalk 群认识了 Han MM ,她在日本留学,即将毕业。

这一年,我因为新浪微博的各种言论审核而停止更新微博。

这一年,我又胖了T_T

接下来的两年发生了什么?

我在努力治疗自己的拖延症,至今依然在努力中。

新认识了不少很不错的朋友。

我和妹子结婚了。

我又重新使用新浪微博。

已经胖到170+斤了(╯-_-)╯╧╧

关于死亡

抱歉,我需要从这个话题说起。

去年,我大姑丈因为癌症去世了,有那么一段时间里,我陷入了一种恐慌,对死亡的恐惧,这种恐慌让我失眠多次,我舍不得所爱的人,舍不得这个世界。

这种恐慌大约持续了两个月,直到我和妹子搬了新家,我开始学做饭。

当我吃着自己炒的菜,自己煮的饭,我感觉到生命的美好:我活着,我吃着很香的饭菜。

死亡是终点,无可避免,但我们应该更看重现在。

前两天,我在 Google 中设置闲置账户处理方式,如果我的账号超过三个月没有登录,我在 Google 所有服务中留下的数据,以及我其他重要数据的获取方法,都会发送给我指定的人,我的爱人、我的朋友。他们将获得我的电子遗产……以及压缩完还有快 1G 的各种种子-_- 。

当我在写那封“电子遗书”时,我的感觉很奇怪,将来会离开这个世界的悲伤、处理好电子遗产的如释重负、对生命的渴望……

关于生活

我们总是喜欢去幻想自己可能拿到,但是没有伸手去拿的东西。

做为一个技术宅,我有很多想要的东西。

然而我们总是想要的太多,需要的却很少。

我在努力地协调自己的生活,从拖延症中恢复过来。

我学做菜,学画画,学编程,去骑行,去认识更多的朋友,最近还打算在阳台种点菜。

我在家时开始尽量远离电脑,这封信有大部分内容是我用蓝牙键盘在 iPad 上完成的。

我买了 Kindle ,每天坚持至少 3 个小时的阅读。

我支持正版,尽我所能为自己喜欢和正在使用的正版软件、移动应用、游戏付费或捐赠。

我购买了不少正版书籍在 Kindle 中阅读,虽然手头已有 3000 多本来自各种下载渠道的电子书。

我从两年前的做加法,变成现在的做减法。

最近我更新了自己的个人简介,其中一个标签是:手艺人。

我是个手艺人,用自己的双手在制作一个自己的未来。

关于爱情

这个话题,我说不了什么,因为有太多说得比我好的人。

我只说:请用加粗的华康少女体在这风中歌颂你还没死去的爱情吧!

最后

在这里,我想引用@和菜头 在给《藏地白皮书》十周年版写的序中引用@凤七 说的话(好复杂的引用):

“我曾经亲眼目睹过爱情,它的确存在;我曾经真的见过幸福,以及这幸福的由来。”


by 枫叶向风


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帮助,可以考虑用支付宝付费 支持一下作者